啦啦文學網 > 做的最叛逆的事 > 第1175章
安露沉默了一下回答,“其實他一直知道我的身份。”
宋蘊蘊默了默。
“他也不是傻子,即便再隱瞞,他還是了解你。”宋蘊蘊早有預料。
這種事情,怎么可能隱瞞的住。
“你怎么打算?”宋蘊蘊問。
安露說,“要不是有星星,我肯定會立刻離開,可是我……舍不得孩子。”
這一點宋蘊蘊清楚。
因為她自己也是一個母親,知道孩子對母親的重要性。
所以,她一點不奇怪安露心中的糾結。
她不對安露做的任何選擇發表意見。
因為她是成年人,有自己的想法和思考。
她只需要在安露需要幫助的時候,出手幫忙就好。
“需要我和沈之謙說什么嗎?”宋蘊蘊問。
安露說不用。
她沉默了半響,說道,“我給你打電話是因為沈之謙捅破了窗戶紙,我現在在這里……兩人都別扭。”
“我想,沈之謙還是想要和你在一起的吧。”
宋蘊蘊由衷的說,“他真的是一個專情的人,對你。”
安露苦澀的扯了扯唇,“對我來說是壓力,他要是對我惡略一點,我可能還會高興一點。”
沈之謙對她越好,她越是過不了心理的砍,越是直面他。
宋蘊蘊抓了抓頭發,“他的性子,不可能是恨你的。”
也不是說沈之謙的性子好。
只能說他對安露用情至深。
……
江曜景端著一杯茶過來。
他看著宋蘊蘊,“這個時候給誰打電話?”
宋蘊蘊朝他做了一個噓聲的動作。
他不在言語,而是把水她給。
宋蘊蘊接過水,喝了兩口。
嘴里舒服多了。
……
國內。
安露失神的望著某處,“我這樣的人,還能活著,不過是因為還有牽掛,哪里還會談什么男女之情。”
宋蘊蘊很想要勸說她,但是又不知道從哪里開口,畢竟安露的情況她都清楚。
她會有此想法,也不能怪是她矯情。
她所經歷的,確實……
她嘆息一聲。
“你這樣,不能接受他,還要在他的眼前,他會很痛苦的。”
安露也知道,“所以我才給你打電話,我該怎么辦。”
宋蘊蘊也沒好的辦法,“他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輕易的愛上別人,他要是能移情別戀,早在你結婚的時候,他就該移情別戀了……不過你也不要過于苦惱,我給沈之謙打個電話,探探他的口風,看看他是什么意思,順便勸說勸說他。”
安露說,“那謝謝你了。”
“哎呀,這個哪里需要謝謝啊。”
兩人又說了兩句,然后掛斷了電話。
宋蘊蘊并未立刻就給沈之謙打電話。
因為她還不知道怎么和沈之謙說。
江曜景知道打電話的是誰。
從對話內容也能猜出來。
“他們又出什么問題了?”他問。
宋蘊蘊實話回答,“沈之謙發現了安露的身份。”
江曜景說,“沈之謙也不是蠢貨,這種事情怎么可能隱瞞的住。”
宋蘊蘊看著江曜景,“有辦法解決嗎?”
江曜景拿掉她手里的手機,“天天操心別人的事情,你累不累?”
他摟著她,“睡覺。”
宋蘊蘊說,“沈之謙也不是別人,是我的師哥,以前幫了我不少忙,而且他和你的關系也不一般,你對自己的哥們這么冷淡,真的好嗎?”
他把人抱緊,“哥們有老婆親?”
宋蘊蘊無語,用手肘捅他。
他佯裝很痛,“你要謀殺親夫嗎?”
宋蘊蘊被他逗笑,很快又嘆息,“安露太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