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學網 > 出籠記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各方混亂
  似乎看出事情的嚴重性,梁森連忙道:

  “可是,你們也要告訴我,這件事情到底發生了什么變數。不然我沒有理由去請那些老前輩出山的!”

  子母煞和天女對視一眼,天女說道:

  “世間萬事萬物,皆有正反兩面。就如同有了光,就一定會有黑暗。”

  “而你們人類在社會當中的行事準則,也是依賴于你們所制定的善與惡。”

  “可現在,清宮那邊似乎正在舉行什么儀式。這種儀式,會將所有人內心的善與惡顛倒過來。”

  梁森瞳孔微縮,不敢置信道:“若是如此,不就是……”

  子母煞附和道:“這就會變成,純粹的惡人行為變成了純粹的善,而純粹的善人行為會變成純粹的惡。”

  “至于游離在善于惡之間的人,那就要看他們本身是善多一些還是惡多一些。但更多的結果,是先入無窮無盡的混亂。如此一來,人心魔念叢生,惡念不絕,那將是人間煉獄!”

  “這個儀式,目前已經在上京啟動了。雖然現在只是半個六環。但是在籠罩區域內,一定已經開始產生混亂。”

  “其幕后主使,十有八九是昆明湖下方的清宮妖人的杰作。但是我剛才想要進入的時候,發現儀式的力量已經在排斥我了!”

  梁森心中凜然:“那打更人他們還出的來嗎?”

  子母煞說道:

  “可以,但是我的方法沒有用了。他們要想出來,就只能通過清宮妖人那邊的方法。”

  ……

  征老板把玩著手中的牡丹煙斗,眉宇間露出一絲煩惱之色。

  一旁的年獸似乎有些心虛,和神羊坐在一起,一句話不說。

  “年獸啊年獸,沒想到沉睡了這么多年,你的性子沒有一點改變。現在這種情況滿意了?”

  年獸嘟囔道:“我又不是故意的,再說了,誰能想到,劉筱筱她們的問題背后還有這么復雜的情況。”

  魯遙搖搖頭:“現在說這些已經沒用了,我們之間的賭約算是作廢了。”

  “對了,邪心教那邊會不會……”

  征老板擺擺手:

  “放心吧,邪心教這段時間會安靜很多,他們還想著走陰十部彼此間兩敗俱傷之后再出來活動呢。”

  “更何況,這個鬼域如果真的發動成功了,他們邪心教的根基也會混亂。所以這件事情,他們不會出手阻撓。”

  “天女和子母煞已經出手了,你跟我去一趟金山寺。”

  “既然這些清宮妖人不守規矩,那我們也沒必要守著了。”

  ……

  地宮之內,隨著那些怪物被完全清理掉以后:

  “現在,我們可以進去了吧。整個地宮應該只剩下一個掌事公公還有那個出馬仙了,不是嗎?”仵作龔鑫問道。

  空桑點頭,表示贊同。

  旋即,一行人急急而奔,沖入了詭齡殿的大門。

  出乎意料的是,明明應該看到戰局出現了扭轉,但詭齡殿所過之處竟然沒有一個人阻攔,這讓空桑心中的不安隱隱有些加重。

  大殿門口,掌事公公出現了。

  “你們終于來了,等你們很久了。”

  掌事公公的表情沒有一絲氣急敗壞,反而露出一絲玩味的笑容。

  空桑沉聲道:“你的下屬已經全部被殺了,我們也已經知道這詭齡殿的主人乃是清朝時期的恭親王。”

  “你們是不是應該解釋一些,那些被放在一起,變相軟禁的無辜之人的魂魄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掌事公公哈哈一笑:“難道你們真的以為,打敗了那些雜魚,這一局你們就贏了嗎?”

  空桑冷笑道:“掌事公公莫非以為自己和召喚出的倀鬼,可以抵擋住走陰十部的七個人?”

  掌事公公卻說道:“不,我當然擋不住你們。可是,我非常感謝你將他們全都殺了。”

  此言一出,眾人心中“咯噔”了一下。

  空桑不再說話,而是立刻化身面燃大士。幽冥鬼火化作沖天而起的火龍,直接狠狠砸向掌事公公。

  此時的他,心里有種很不安的感覺。

  而那種感覺,就如同沾染了墨水的白紙,正在被迅速暈染。

  “哈哈,晚了,這個儀式已經開始了!”

  掌事公公尖銳囂張的笑聲中,卻見眾人腳下,乃至整個詭齡殿的地面,都出現了一連串密密麻麻的血色符文。

  這些符文組合在一起形成的陣法儀式,赫然與他們拿到手的一模一樣。

  “你們這些蠢貨,五大區域,五張殘本,你們還真因為,這些和我們的計劃有什么關系?”

  “那不過是為了拖延時間的方法而已!讓你們以為殘本有用,所以只能消耗時間去尋找殘本。如此,儀式就不會有人打擾!”

  “就算所有人都死了又如何?現在,時間足夠!祭品也足夠!儀式的舉行,沒有任何人能夠影響了,哈哈哈哈哈……”

  笑聲中,卻見掌事公公立刻抽身退入宮殿之中。

  同時,一股龐大的壓力如同置身在深海一般,讓空桑眾人動彈不得。

  “該死的,我們被算計了!”錢翩翩眼中浮現煞氣:“那些殘本,只是讓我們誤以為有什么價值,所以不得不分散時間去搜集的一種誘餌!”

  “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大家,先將儀式破壞!”

  然而空桑話音剛落,卻聽到上方傳來一陣笑聲。

  “儀式你們是破壞不了的,而且就算現在破壞也晚了。”

  眾人抬頭一看,那張和趙悅城長了七八分相似的臉。

  “你是出馬仙!”空桑看到了對方腰間的薩滿鼓。

  出馬仙勾起一絲玩味的笑容:“自我介紹,在下趙悅呈,是走陰十部這一代的出馬仙,以及劊子手。”

  此言一出,眾人勃然色變,他們幾乎立刻看下身后的趙悅呈。

  卻見趙悅呈冷冷說道:“你這個瘋子!”

  出馬仙哈哈狂笑起來:“到底誰是瘋子?歸根結底,會變成現在這么有趣的情況,還不是因為你嗎?”

  頃刻間,眾人身上的壓力驟然消失。

  而儀式當中匯聚的血光凝聚在空中,猶如一輪血紅色的太陽。

  與此同時,被軟禁在詭齡殿角落里的那些外界之人的魂魄,忽然有種怪異的感覺涌上心頭。

  劉筱筱的外婆本來一臉眷戀地盯著相冊,可就在這時,她的眼神越來越迷茫了。

  “眼前之人是誰?為什么會和我在一張照片里?”

  “她是叫什么來著?”

  漸漸的,劉筱筱的外婆對家人的記憶竟開始模糊起來。

  不僅僅是她,這一排屋子內,所有的老人幾乎都出現了這樣的情況。他們內心深處對于家人的眷戀、遺憾、思念都開始消失。

  逐漸的,在他們的魂魄后方竟又不斷出現了另外一個一模一樣的人。但是這個人卻一臉邪氣,滿目怨恨。

  “對,就是你們!”

  “為什么我活著的時候,你們不來看我!”

  “活著不孝順,死了所謂的風光大葬,對我又有什么意義!”

  一時間,所有老人腦海中那種最邪惡的念頭似乎被提取了出來,凝聚成了一個宛若分身的存在。

  這些分身在儀式的作用下,紛紛不受控制地被吸引到了詭齡殿的上空。

  空桑看的眉心直跳,作為打更人,他能充分感受到這些魂魄似乎并不完整,就如同三尸九蟲的分身一般,甚至比這種分身更加的模糊空洞,但那種邪惡和負能量的匯聚,卻強烈無比!

  “嗯,最后的關鍵也到了!”出馬仙滿意地點了點頭,手一揚,這些魂魄紛紛涌入大殿后方恭親王的住處。

  出馬仙從屋頂跳下,一臉笑意地看著眾人:

  “大家不用這么緊張,實際上這次的計劃,如果你們不參與的話,跟你們是沒有關系的。”

  空桑冷冷道:

  “這段時間發生的那些莫名其妙的事情,背后是你主使?!”

  出馬仙擺擺手:

  “這個鍋我可不背,計劃都是清宮那幫人做的,只是他們手中有一件我很需要的寶物。”

  “所以我們做了交換。充其量,我只是給他們帶了一些東北怪談的大仙來充當戰力而已。”

  眼見空桑似乎還想問什么,出馬仙卻笑著給出了一個選擇:

  “現在擺在你們面前的有兩條路。”

  “第一條,我會將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以及清宮要做的事情全部告訴你們,讓你們明白這件事情的嚴重性。但是,這需要時間。這段時間內,已經足夠恭親王將那些能量盡數吸收了。”

  “第二條,你們什么都不聽,現在就可以沖進去將恭親王和那個掌事公公殺死。但是外界發生的問題以及解決的辦法,你們是一概不會知情的。”

  “當然,你們也不要想著兵分兩路。”

  “恭親王的實力也非泛泛之輩,而且如果你們做出了我給出的選擇之外的選擇,我是什么都不會告訴你們的。”

  “我雖然對付不了你們所有人,但是想走,你們也攔不住。這一點,你們那邊的劊子手應該深有體會。”

  空桑頓時犯了難,恭親王的事情擺明了有大恐怖。

  可如果只是將恭親王殺死,而不能將已經造成的損害反本溯源的恢復,那一切基本都是徒勞。

  思慮再三之后,空桑沉聲道:“罷了,既然儀式已經開始,我們也沒有完全的把握可以阻止。出馬仙,將你知道的事情都說出來吧。”

  出馬仙哈哈一笑:“打更人果然聰明。”

  “這件事情說起來可是有點復雜了。而且這是一個非常龐大的計劃。我還是只說一說和這次事件相關的吧。”

  “首先,就是那些被拘過來的魂魄。”

  “這些魂魄本身不會受到傷害,但是我們的確需要從他們的身上得到一些東西,比如說一些強大的負面情感。”

  “這些負面情感在抽離的過程中,魂魄會逐漸喪失與之相反的正面能量相關的記憶。”

  出馬仙說的非常玄奧。

  空桑立刻說道:

  “你的意思是,比如劉筱筱的外婆,她非常思念自己的孫女。可是在她的人格當中,也會有一小部分是埋怨自己的孫女為什么沒有來看望自己,你們需要的能量是這股埋怨的能量。”

  “但是,隨著這股能量的抽離,劉筱筱的外婆對于外孫女的思念,甚至是相關的記憶也會開始消失。”

  出馬仙打了個響指:“很聰明。”

  空桑臉色陰沉:“你們剝奪了這些老人唯一的念想,竟然還在這里賣弄唇舌!”

  出馬仙卻道:“可是話又說回來,他們就算保存著這些念想又能如何?”

  “說到底,他們的親人都已經不在乎他們了。”

  “所以,我們收取了需要的,也幫他們解除了痛苦。”

  “打更人,難道這樣的手段,不是一舉兩得、彼此都好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