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學網 > 出籠記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各方驚懼
  夜空中,看著幾乎已經用“人山人海”來形容的惡鬼,兩人皆是一臉駭然。

  “這里可是上京氣運所在,怎么會有如此多的厲鬼!”

  “還有那個清朝打扮的是什么意思?”

  空桑忽直接道:

  “正業,現在不是思考這些的時候。”

  “我們先撤吧,這里看樣子還有很恐怖的秘密。”

  此時,地面上那位清朝太監卻露出一絲慘白滲人的笑容。

  “以為逃到空中,咱家就沒辦法了嗎?”

  旋即,手中的青銅弩箭疾射!

  “嗖!”

  劉正業看的真切,勃然色變:“空桑,快躲!”

  空桑下意識的調轉了方向,弩箭幾乎從其臉頰處劃過!

  但也就是一個側飛,讓空桑失去了方向感,頓時和劉正業栽入下方玉河之中。

  此時已經是寒冬臘月,冰冷的湖水里,空桑和劉正業掙扎著脫掉了羽絨服,奮力往上游去。

  然而。一只冰冷的手,忽然抓住了空桑的腳腕:

  “嘿嘿......血食啊.......”

  兩人低頭一看,卻見那漆黑深邃的河水之下,一眼望去,竟是看不到盡頭的鬼怪!這些鬼怪很特殊,有些似乎就是厲鬼,但有些看上去奇形怪狀,似乎還有動物的形狀。每個人的雙目,都滿是邪惡與貪婪。

  “下來吧......”

  “陪著我們.......”

  “哈哈哈哈.......”

  混亂的呼喚聲下,越來越多的手抓了過來。

  劉正業連忙將圣水全部倒了下去。頃刻間,如高溫煮水一般,下方的鬼怪渾身出現燙傷一般的水泡。

  兩人借著這個空檔,這才奮力游到了岸上。

  上岸的那一刻,整個玉河又忽然寂靜下來,風平浪靜地似乎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這到底什么情況,代表著上京氣運之一的清漪園,怎么會變成這樣!”劉正業打著冷顫。

  “我覺的,現在我們要思考的問題是怎么逃出去。”

  看著已經過了玉橋,并將他們重重包圍的一眾厲鬼,空桑看向那清朝太監:

  “你是什么人?”

  “我們之間并無仇怨,我只是在此進行儀式。”

  “你何苦攔住我等!”

  那清朝太監卻陰惻惻地說道:

  “你們是走陰十部吧,既然是,那就該誅!”

  隨著那清朝厲鬼一聲令下,無數厲鬼這一刻爆發成兇狠鬼潮撲面而來!

  “風火童子!”

  “面燃鬼魅!”

  “面燃骨妖!”

  “佛光金龍!”

  空桑招式連出,面燃鬼道中的鬼物率先殺出,和鬼潮厲鬼廝殺在一起。

  旋即,佛光金龍騰空而飛,佛門的普渡金雨快速灑落。

  空桑和劉正業身邊,風火童子召喚三昧風、三昧火化作滔天火海。

  這一刻,空桑已經顧不得會不會破壞周圍的建筑或者是綠植了,眼前的鬼潮其洶涌程度,簡直和在長生酒世間中,姒靜所在的大院的小型鬼潮完全不是一個重量級的!

  眼前的,太過可怕了!

  “嘿嘿,對付厲鬼的手段,在這里,不管用!”

  清朝厲鬼殘忍一笑,所有厲鬼的全身竟又是爆發出那股奇怪的金色光芒。

  這一次,劉正業看的真切,但也正因為真切,所以才覺的不可思議:

  “空桑,快撤,這些厲鬼身上有龍氣!”

  “什么?!”空桑只覺得一陣荒謬。

  厲鬼如何能夠承載龍氣?

  然而疑問未止,卻見面燃鬼道的鬼魅們第一次呈現出幾乎無法反抗的境地。

  甚至連佛光金龍的力量,也變的十分雞肋。

  顯然,這些厲鬼道行不高,但不知為何,戾氣卻太過沉重,竟是連強行超度的手段都不起作用了!

  如今,只有風火童子可以殺敵。

  但風火童子的實力是根據空桑的道行來決定的,面對幾乎密密麻麻到數不清數量的鬼潮,風火童子也只能堪堪自保而已!

  “撤!”

  空桑再度敲向鎮魂音的同時,又以紅繩和蝶翼帶著劉正業撤入空中。

  卻見那清朝厲鬼雙手倒背,似乎一點都不著急的模樣,而是令旗一落:

  “血滴子何在?”

  話音剛落,玉河之內,一陣尖銳刺耳的鬼嘯聲下,數道血滴子如流星追月,破空殺來!

  “該死!”

  空桑只能帶著劉正業飛到更高的位置。

  但這些血滴子就如同沒有長度的限制一般,鎖鏈帶著鋒利的屠戮兇器,如靈蛇一般絞殺而至。

  空桑見狀,蝶翼一展,將劉正業護住的同時,竟是硬生生抗下血滴子一擊!

  “呃!”

  刀刃入肉,鮮血自空中灑落!

  空桑疼的冷汗直流,這一刻卻完全不敢停下!

  也趁著血滴子得手的剎那,終于帶著劉正業逃出生天。

  “吼!”

  下方一陣凄厲鬼嘯之中,偌大的陰氣猶如實質,直沖天際!

  一時間,整個清漪園,竟落下一陣詭異血雨!

  與此同時,在上京輕食店正在工作的錢翩翩,忽然身形一顫。

  “啪!”

  正在收拾的碗碟頓時摔碎,顧不得大堂內驚疑的客人,錢翩翩這個遇到任何事情都似乎毫不畏懼的女子,第一次露出了一抹恐懼之意。

  她推開店門,看著只有怪力亂神之輩可以看到的那沖天的怨念,喃喃道:

  “不得了啊,如此恐怖的怨氣,這.......這.......縱然是鬼王,都比不上吧.......”

  忽然,鈴鐺聲響,胡文俊出現在錢翩翩旁邊。

  此時的她,也是一臉凝重之色:

  “我剛才測算了一下,上京地區的風水之位,開始混亂了!”

  錢翩翩瞳孔微縮:

  “整個上京?!什么人有如此的道行,可以改變上京全盤的風水之位!”

  胡文俊搖搖頭:

  “不知,但是.......太過恐怖了!”

  “我有種預感,九州,恐怕終于出現一個能造成生靈涂炭的惡鬼了!”

  ......

  另一邊,善惡司總部之內,張弛的臉色也凝重起來。他的面前,站著四位部長。

  分別是善司的文武部長和惡司的文武部長。

  “情況不妙!”

  “這次的事件,恐怕關系到歷史朝代當中留下的恐怖怨念了!”

  “現在只是清漪園爆發,就幾乎已經讓整個上京開始動蕩了!”

  “梁森,我記得沒錯的話,原本這件事情是打更人在經手,是嗎?”

  梁森凝重地點點頭:

  “需要請他來一趟嗎?”

  張弛深吸口氣:

  “恐怕......不單單是他要來一趟。”

  “嗯......這樣吧,你負責聯系打更人、巫蠱師、趕尸人、守陵人以及風水師。”

  “至于剩下的幫手,我來!”

  “是!”

  ......

  邪心教內,一處不明地點的密室之中,五塊面具漂浮在昏暗的火光下。

  “痛苦座,這次的事情,難道是你的手筆?”那憤怒面具帶著一絲質問。

  然而痛苦座卻直言道:

  “我會有這么不懂分寸嗎?這件事情,不是我布局的。”

  “既然如此,那和悲傷座、憎恨座也沒關系了。多疑座在養傷,嗯......究竟是誰?”

  多疑座卻說道:

  “為什么一定是人為呢?或者說,你們為什么如此篤定,一定是我們這些現代人布置的呢?”

  憤怒做的語氣中帶著一絲沉思:

  “你的意思是......偽長生?”

  多疑座一聲輕笑:

  “最起碼,從清漪園現在展露的氣息來看,還是挺符合的。”

  “不過,根據我的情報,這一波,撐死了也就是前鋒。”

  “我們邪心教,大可不管不顧,坐收漁利。”

  ......

  征老板感應到清漪園的變化,臉色有些陰沉,他看了一眼旁邊的年獸:

  “是你在清漪園做了手腳?”

  年獸連忙搖頭:“可別亂說話,我不知情啊!我在清漪園逗留了這么久,甚至還和嫘祖阿姨聊天,可我們都沒有察覺湖底還有這種兇險!”

  征老板瞇著雙眼:

  “你敢說,這件事情和你半點沒關系?”

  “你是年獸,是負責將人世的惡念帶走凈化的。”

  “更何況,清漪園之內原本應該還有一些尚在沉睡的同伴,比如那位嫘祖娘娘。”

  “但是,你就是個導火索!如果不是你胡亂插手,說不定那些暗中的邪祟也不會這么快就爆發,打的我們措手不及!”

  年獸縮了縮脖子:

  “我也不是故意的啊,那誰讓人世間的惡念現在越來越多。”

  “吃不下了嘛......所以,我就以為,所有人都一樣嘍,我哪知道,這當中還有隱情啊……”

  征老板怒極反笑:“所以還真是你做的!”

  “打住!”年獸忽然道:“你想什么呢!”

  “我承認,這件事情是我的疏忽了!”

  “可是,他們身上的龍氣跟我沒關系啊!”

  “我又不是龍的后代!”

  征老板一愣,一旁的魯遙和天女翡也感知到了異常。

  “的確,有一股龍皇之氣。可是......皇帝,不是早就.......”

  征老板搖搖頭:“這牽扯到人族自身的話,我們就真的不好插手了啊......”

  年獸卻撇撇嘴道:

  “你怕什么,就是擔心會有這種亂子,不才有了走陰十部的存在嗎?”

  “讓他們頭疼去吧。”

  ......

  逃出生天的空桑,被劉正業立刻帶去了醫院:

  然而:

  “什么,蠱毒?!”

  劉正業臉色一白,卻見此時躺在病床上的空桑已經有些痛苦地喘著粗氣。

  這一刻,空桑只覺的渾身被無數的螞蟻在啃咬著,那種痛楚幾乎讓他要發瘋。

  梁森方面也第一時間知道了消息,在電話詢問了空桑的情況之后,連忙撥通電話給了征老板。

  然而:

  掛了電話之后的征老板卻被魯遙按住了。

  “你知道的,這件事情我們絕對不能插手!”

  “這是規則!我們是屬于神話時代的幻想產物。”

  “是絕對不能強行干涉帝皇時代的遺留的!你若干涉,這就是天和人之間的問題了!”

  征老板臉色鐵青無比,片刻之后,重新撥通電話:

  “梁森,讓上京的風水師胡文俊,立刻將仵作和巫蠱師請過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