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文學網 > 出籠記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巫女身份 密室照片
  得到了神圖繪卷頒布的任務,空桑頓時陷入沉思。

  顯然,剛被消滅的日寇亡魂不過只是一小部分而已。對方既然是日本神社的巫女,那么想必在烏鎮還有什么更大的謀算。

  旋即,空桑又看向丁偉:“你這打扮......”

  丁偉撓撓頭,身上的紅色戲服頓時消散:“我們家是一些祖傳的本事,倒是和說詞唱戲有點相似。”

  空桑只是有點驚訝,倒也沒有在這件事情上多考量什么:“我懷疑......云鶴先生突然的出現,和這件事情有關?”

  劉正業一愣:“怎么說?”

  空桑解釋道:“烏鎮作為國內享有盛名的旅游景點,每年接待的游客數不勝數。”

  “如果云鶴先生真的是單純的因為他們抨擊過九州,或者是因為其身上的血統的話,那落水的情況不應該在半個月前才開始。”

  說著,空桑又看向了雷擊木。

  “這些日寇亡魂,似乎是想要破壞雷擊木?但是......雷擊木的力量連面燃鬼王都能反噬,這些日寇亡魂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

  “如此一來,豈不是多此一舉了?”

  劉正業立刻明白了空桑心中的困惑:“你的意思是......雷擊木在這里的作用不單單是鎮壓日寇亡魂的?”

  空桑點點頭,旋即開始在雷擊木周遭仔細摸索起來。

  “說起來,這個‘手柄’部分的破損,似乎很不尋常。”

  “而且......”

  空桑看著那木雕后方墻壁上很細微的縫隙:

  “按照這個宅子的布局,這里有一堵墻可不太對。這墻壁上的細線更不是磚頭和磚頭之間的縫隙,似乎.....是有什么機關?”

  “空桑,你莫非是懷疑這木雕和機關有關?”劉正業不禁問道。

  空桑指著木雕雷擊木的缺口處:“這種破壞的紋理,與其說是雷電劈落導致,還不如說是人為造成。”

  “我們四周找找,看有沒有可能找到這個缺口的部分。”

  “我有預感,這徐家老宅之中,應該還有什么我們需要掌握的信息。”

  旋即,眾人開始在四周查探。

  但是,大家都不是木雕的行家,更何況木雕陳列館當中本身擺放的很多木雕就是一些未完成的作品。因而在搜索難度上,非常大。

  空桑仔細回想著自己進來時的細節。

  “如意......如意是玄門法器,按古宅建造的風水理論來說,將天然形成的雷擊木損壞一部分是很有可能影響家族運勢的。這是大忌。”

  “為了避免運勢反噬自身,就必須把缺損的部分,也融入風水當中.......”

  忽然,空桑想到了一個可能,手中出現面燃幡旗,再度召喚面燃鬼魅出動。

  這一次,這些鬼魅并非隨處翻找,它們的目標,都是陳列館當中一些關于玄門道教文化的木雕。

  比如八仙過海圖。

  忽然,鬼魅發出了動靜,空桑連忙奔去,在一個玻璃展柜內,發現了一個扇形木雕。

  “嗯?”空桑眉心一皺,心里暗道,莫非是面燃鬼魅找錯了?

  然而,隨著面燃鬼魅的指引,空桑發現這扇形木雕中間,有一塊不論從紋路還是形狀,似乎隱隱和扇形木雕并不是特別搭配,甚至有些不太和諧。

  “難道......”

  心念至此,空桑也顧不得其它,一錘子敲碎了玻璃之后,從內中取出了那扇形木雕。

  只見那扇形木雕成型芭蕉扇的形狀,扇面之上更雕刻著一個面容寬慈的神仙,從著裝神態來看,正是八仙之一的漢鐘離。

  “咚。”

  沉悶的聲響發出,卻是空桑將扇子中間鏤空的那個部分微微一推,那塊木頭竟直接掉落下來。

  “果然,這是強行鑲嵌上去的!”

  空桑又讓面燃鬼魅觸碰,那剎那發出的電弧,讓空桑心中大喜。

  找到了!

  連忙回到前堂,眾目睽睽之中,空桑將碎片放在了雷擊木上。

  頃刻間:

  “嗡!”

  一聲輕吟,這等天地靈物竟如同自生靈性,在眾人眼前,缺損的部分嚴絲合縫,并伴隨一道雷光之中,完好無損!

  “竟然.......恢復了!”

  眾人驚詫之下,卻見那整塊木雕竟緩緩下沉,伴隨宛若齒輪旋轉的聲響中,一扇暗門自墻體上浮現,打開。

  “這里竟然有一個密室!”張琦和楊誠只覺的不可思議。

  “走,我們下去看看。”空桑掌心升起一團幽冥鬼火,照亮了眼前漆黑如墨的隧道。

  旋即,空桑在前,張琦、楊誠在中間,丁偉、劉正業則是站在隊伍后方,一行人逐漸步入隧道石梯。

  “轟隆......”

  沉悶的聲響下,那道暗門再度閉合。

  巨大的雷擊木又重新浮了上來,除了那破碎的玻璃展柜之外,整個前堂似乎從來沒有人來過一般。

  ......

  另一邊,那名狐貍面具的巫女步履踉蹌地回到了一處陰暗房間之中。

  房間內,正是劉亞峰。

  “你......你怎么傷的這么重!”劉亞峰驚疑地看著對方。

  卻見狐貍面具被巫女摘下,竟是劉亞峰的妻子!

  “那個叫做空桑的小鬼,道行不淺!”巫女露出一絲痛苦之色:“被鎮壓在雷擊木下的同僚魂魄不僅沒能救回,反而還損失了稻荷神賜予的三名狐靈!”

  “稻荷神的賜福,竟然也被他破了!”

  劉亞峰的眼中露出一絲凝重之色,旋即從行李箱里將那女性神像取了出來,放在了床頭柜上。

  巫女連連咳血,雙手顫抖地倒上一杯清酒之后,只見那酒水竟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蒸發消散。

  同時,巫女受創的皮肉上出現一個個肉芽,開始自我修復,不過片刻,身上多處的重傷竟已經沒有什么大礙。

  “本來想著,那戲子特地指點那幾個小鬼去那大宅當中,是那里還留著那和尚的線索。”

  “不曾想,竟然是鎮壓我同僚亡魂之處,可恨!”

  巫女的眼中露出一絲怨毒。

  劉亞峰頓時問道:“接下來什么打算?是聯系神社,讓他們派遣陰陽師前來,還是?”

  巫女臉色陰沉地搖搖頭:

  “如今整個世界都陷入怪力亂神之中,我國也沒有太多的空閑人員可以外派。”

  “更何況,如今九州邊境查核嚴密,我神社同僚無法潛入。我如果不是裝作你的妻子,恐怕早就被善惡司的情報機構給擋在九州之外了。”

  劉亞峰沉默片刻:

  “我們此次前來,除了是找尋當年和尚留下的線索外,就是要將女神像植入烏鎮的核心地脈之中。”

  “但這些日子觀察下來,這烏鎮隱隱的,似乎有兩名厲鬼守護著!”

  “其中一個已經被我們逼出來了,就是那個叫做云鶴的戲子。”

  “但......應該還藏著一個!”

  “如果不能殺了他們,女神像植入地脈也沒有任何效果。后續的祭祀,就更不用想了。”

  巫女冷哼一聲:

  “你能想到的事情,我會考慮不到嗎?!”

  “按照烏鎮的方位,東南西北都有可能。按照先前產生靈異事件的情況來看,那個戲子守護的應該是東柵和西柵。”

  “這樣。明日,我們去一趟北柵。”

  劉亞峰立刻明白了對方的打算:

  “也好,北柵是整個烏鎮唯一還沒有完全開發過的地方,本地居民多,魚龍混雜,我們也好下手。”

  ......

  此時,空桑等人自然是不清楚巫女的真實身份。

  踏入密室隧道中的他們,一路走去,也并未遇到什么危險。

  劉正業有些疑惑:

  “有點奇怪,按道理來說,這里是密室。可是為何空氣中,沒有半點封閉空間的霉味?”

  “難道,另外一頭連接的,是一處通風的地方?并非密閉暗閣?”

  空桑卻不曾言語,作為打更人的他,本身對怪力亂神的感知就要遠在眾人之上。

  此時,他的耳邊卻似乎傳來了一陣詩韻唱詞:“花落江南酒市春,逢君歸騎帶京塵。一杯相屬成知己,何必平生是故人。”

  此番唱詞,腔調有些類似那云鶴先生,但卻似乎是個外行人強行模仿,并無太多戲曲根基。

  空桑細細聽來,反倒覺得,對方應該是個聲音略有些渾厚的青年。

  雖然不是云鶴先生,但很有可能就是在郵局幻境之中所聽到的那位劉家公子。

  “嗯?”

  空桑看著盡頭的一堵石門不禁愕然:“到頭了?這怎么可能?”

  眾人也是困惑,如果一個密室只是一條什么都沒有的隧道,那建造這個又有什么意義?

  疑問間,眾人腳下的磚石忽然碎裂開來,猝不及防之下,眾人紛紛摔下。

  “砰!”

  撞擊沒有想象當中的痛,空桑揉了揉肩膀,站起身看著上方的窟窿,約莫兩層樓的高度。

  “沒想到,真正的密室竟然在這下面!”

  轉身看向身后,空桑瞳孔微縮。

  因為眼前竟然是一處書房?

  與此同時,劉正業四人也紛紛起身,在看到周圍的布局之后,不禁更加困惑。

  劉正業不禁道:“一個書房,建造在密室之中?”

  旋即,他又取出一枚十字架,如同放置一個靈擺一樣,卻見十字架沒有任何的反應。

  “這里......似乎沒有鬼魅,真的只是一個空蕩蕩的書房嗎?”

  此時的空桑卻已經來到了書柜前,卻見滿目蛛網落灰書柜上放的滿滿當當的,不是什么書籍孤本,而是一個個精美的信封。

  每一個信封上的郵戳都有著當時的年月日。

  空桑細細看去,發現最早一封定格在一九二二年。

  當空桑拆開時,里面的信瓤,用鋼筆書寫著大氣磅礴的字體:

  映入眼簾的依舊是:“花落江南酒市春,逢君歸騎帶京塵。一杯相屬成知己,何必平生是故人。”

  同時,信封之中還掉下一張照片。

  然而當空桑看到那照片的時候,眼中滿是震驚。

  只因那黑白的畫面之中,是一名登臺唱戲的戲子。戲子下方,則是鼓掌叫好的一名身穿軍裝的青年。

  雖然黑白照片的清晰度不算高,但空桑依舊能看出那軍裝青年的面容,竟是和劉正業,有著七八分的相似!

  【作者題外話】:小科普:

  稻荷神在日本又被稱為三狐貍之神,司職谷物和豐收。

  在日本神話當中,稻荷神有男性面貌,也有女性面貌。

  她的寵物是狐貍,因為在日本,狐貍是老鼠的克星。

  所以,稻荷神出現的地方,都會有狐貍跟隨。意為保護莊稼。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